八点多回拨老妈电话,她已睡下将近一个小时了。姑娘要早睡啊!

整容那件小事

去剪头发,对方看了看说头发这么短还要剪,染个色会很好看。

随口:染发不是很伤发质吗,本身发质不是很好。

对方忙碌中丢来一句:

发质要那么好干嘛,我们天天各种染并没怎么样。

我动摇了,本身也是躁动想给个色彩玩玩。

遂追问了细节。

在他说时间后,

豪爽的挥起手臂:

直接简单的帮我剪一下就好。

仿佛感觉到头发姑娘内牛满面,

原以为主人酝酿了一个星期,

是时候给她上色了。

她也是满心期待觉得这事是八九不离十的,

因为昨儿本是轮到要给她梳洗的却没有,

她应该高兴的整晚整晚都没睡着吧。

眼睛向上看了看头发,

努力先把自个变好吧。

主银也是怕把你给整坏了。...

真的是一个需求接一个需求。手在颤抖·~···

带跟鞋和运动鞋要轮着穿才行,多穿一天带跟鞋就腿疼。

有人影~

真的是高兴了,情不自禁跟着音乐舞起,每个细胞都活跃着!

想象肚子里有个马力十足的机器不停的转啊转,把每天吃的东西快速消化了。

© zhong.fanglin | Powered by LOFTER